•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综艺 >
真人秀秀什么_娱乐频道_凤凰网
添加时间 :2020-03-26 02:53
  来源 : 未知
 

  今天“综艺乱象”我们来讨论一下时下大热的综艺节目类型真人秀。目前来看,最受追捧的真人秀节目要数那些唱歌跳舞等才艺选秀类节目以及明星任务挑战式的纪实真人秀节目,带上萌娃效果更佳。中国的银屏上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在这个台可以看两个明星为争抢学员唇枪舌剑,换个台又能看到明星爸爸为了给孩子做顿饭费劲脑汁可以说,编导们已经把能想得出的节目类型都想了个遍,甭管照抄还是买版权,视野都已经放眼全球。但是观众的口味是最难捉摸的,为了留住观众的心,电视台们还要继续攻坚,真人秀节目接下来还能秀什么?到底还能存活多久?本期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国内真人秀节目的前景发展。

  上周五,《爸爸去哪儿》第二季接档之前大热的明星远行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开播,当晚就收视率达2.43,比第一季第一期上涨了100%,观众对于真人秀节目的热情已经高涨到一定程度,各种围绕真人秀节目引发的话题总是能轻松引爆大浪潮。

  不作就不会红,已经成为了真人秀节目的一个重要规律,所以性格平淡和缓的李菲儿会成为《花少》第一季中存在感最弱的姐姐,而撒娇卖萌的三姐许晴、能干坚强的四姐刘涛、倔强自恋的张翰和自我游移的花花成了这档节目观众最为热议的人物,关于他们的非议流言直到节目播出完毕都没有在各大论坛上消减热度,这种全民鸡血是无疑节目方最喜闻乐见的情况。

  “观众爱看真人秀节目的原因就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对他人的一种窥视欲在做怪,都喜欢看和评价他人的日常生活。真人秀最大的魅力也正在于此,把他人的日常生活放在一个公共的传播环境下让大家来审视,这时观众都成为评价者,会在这种窥视与评价中得到一种快感。”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艺术学博士张骐严如是分析。

  透过无所不在的镜头,明星们鲜为人知的一面被记录放大,曾经精心营造的男神女神形象被顷刻加上一个“经”字儿,沦为“男女神经”。扮演过端庄宋庆龄的许晴,家里竟然贴满了“hello kitty”墙纸,四十多岁她生活经验几乎为零,流落街头找不到回家的路还会失声大哭,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真人秀节目的表现,和她唯一合拍的竟然是年纪最小的花花华晨宇。同属水瓶座的两人会一起观察街道的人流、堆积捡拾海边的细沙,完全不在乎拮据的经济状况或是紧张的时间,恣意感受国外的细碎闪光。

  到底真人秀有没有秀的成分呢?当你面对一排镜头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选择无视呢?这个只有明星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从节目制作方和导演团队的角度来讲,真人秀在安排的部分实际上还是非常少的,突发情况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很难控制。东方卫视《花样爷爷》的总导演李文妤接受凤凰娱乐的采访时表示:“真人秀是所有电视节目里最难做的,主要说户外真人秀,这两年在中国刚刚开始,难点在于导演对于节目的把控不是百分之百的,因为要求真实,我们不能跟参与者说你应该说什么话、应该怎么做,你在节目中的个性是什么样子的,不能很明确地去跟他讲这些。如果他要做一顿饭,我们也不能说你必须去哪个菜场买哪些菜,在这个过程我们希望你吵起来或者有什么样的冲突(这些都不行)。而是要求导演掌握人类的心理,就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更多地去了解他们的内心想法,通过这些人不同的个性推断这些人在一起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焦点或者事件就一定会让这些人产生矛盾,但这也是推测而已。”

  这种不可预测的节目样式是吸引观众最大的看点。不仅那些正值青壮年的明星互相之间会产生隔阂、矛盾,连还喝着“neinei”的孩子们的节目也会冲突不断,更不要说那些久经沧桑的爷爷们了。放眼现在各家卫视的真人秀节目,在嘉宾搭配上基本都兼顾到了各个地域、各个年龄、各个职业、不同性别及经历,要知道连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都能打起来,因此把这样一群毫无共性只有鲜明个性的人放到一起,想不起冲突都难。《花样爷爷》第一集里面,曾江就与其他爷爷们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产生矛盾。在旅馆中,曾江发现自己没有带毛巾,牛犇好心要借给他用,却被曾江冷言婉拒。吃饭的时候,曾江又因为雷恪生用个人的筷子夹菜,而将他批评了一顿,“不可以,我希望你吃饭的时候用公筷,我不想大家吃你的口水。”

  因此对于嘉宾的选择,是预判一个真人秀节目是否会成功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才开始起步的内地电视台已经开始借鉴欧美的经验,绞尽脑汁只为搭配出一群不用剧本都能碰撞出火花的人。

  越来越多的电视台选择向国外成功节目购买版权,但并不是每一个都会收获预期的效果。李文妤说:“在购买版权节目时,我们主要的考量因素有数据分析,看排名,看国内引起的关注度、在当地的收视情况,节目本身所含的文化意义和社会意义是不是可以被我们中国本土化。”面对原创力不足的质疑,她无奈表示:“并不是说喜欢买,其实我们东方卫视去年原创的两个节目《狗狗向前冲》、《笑傲江湖》也很火,其实还是鼓励原创,只不过现在市场竞争太激烈,如果都原创,去接受市场考验其实每个卫视都担不起。所以大家都会用比较热门的版权节目来吸引观众,同时也在同步进行原创研发,为自己取得一个在市场上竞争的时间差吧。”

  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是由韩国MBC电视台引进的一档节目,去年播出第一季收效显著,种种迹象表明中国人非常接受并喜爱这种亲子间的温馨热闹真人秀节目。而今年推出的明星远行节目《花儿与少年》则宣称是原创,虽然框架立意还是有借鉴韩国同类节目的痕迹,但是也已经迈出了本土化重要的一步,我们的电视台已经透过一些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节目获得经验,摸清了观众的口味,以后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为中国观众量身打造的真人秀。

  张骐严博士认为,国内卫视在学习照抄国外真人秀电视节目的时候,实际上离人家的精髓还相差很多。“国外的真人秀因为有高收视率的回报的支撑,他的投入是很大的,奖金有可能会让人一夜暴富。比如给他几百万美去接受金生存大挑战。但是国内的整个运营方式还是很难接受拿人的命运去做一档节目。最多就是抄一个皮毛,小打小闹的。国内其实是把这种整块整块的真人秀打散了,是一种散乱的真人秀,将很多真人秀元素融入到节目中,实际上更像是一种娱乐秀,做得没有真人秀那么纯粹。”

  中国的观众更能够被明星参与的真人秀节目吸引,因为普通素人的性格不够外国人那么鲜明,不容易激发矛盾。李文妤说:“明星的真人秀在节目的开始更容易抓住观众眼球,因为国外有很多抓住观众的因素比如高额的奖金,但是在中国因为电视管理规范不可以出现大量的金钱这类的东西,所以只能通过明星来更快地吸引观众。因为真人秀节目在国内还没有养成收视习惯,还是一个新的东西。”

  对电视台的考验还有很多,面对新生事物,他们的每一次拍摄都是挑战的过程。因为现场会出现无数突发事件,真人秀导演团队只能在实战中积累经验,这中间很可能会造成大量人力物力的浪费。“比如我们《花样爷爷》本来预定的一个行程,想带爷爷们去坐热气球,但是那天风很大云很低,于是我们计划比较好的行程就都没有了。虽然我们花了大量的钱,做了很多的前期准备另外一个行程,本来安排出海坐游艇,但是那天早上刘烨拉肚子,整个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所以就去了他丈母娘的家,他老婆孩子都在那里,所以有时候说不准是好还是不好,有时候会很遗憾,计划的内容没有了,但是有时候又会很惊喜。这就是真人秀的魅力。”

  第一次带队户外真人秀拍摄,李文妤获取的心得亦是不少,“因为不可控因素太多,嘉宾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失控,所以对导演团队、制作团队来说最大的考验就是的临时应变能力,主控导演包括领队他必须经验非常丰富。像这样的真人秀各个环节在现场起有二三十个人是统一行动的,大家要配合才能做出来。一个人临时下不了决定的话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当这个人临时下了决定,下面所有人也要临时地配合上。”

  当前的中国真人秀已经类型遍布了,有爸爸带孩子的、姐弟爷孙出门旅行的、进产房记录生产的、假装恋爱择偶的、下乡锻炼体验生活的各式各样,电视台绞尽脑汁只为让观众的遥控器多做停留。张骐严认为,“国内真人秀应该在很长时间内还是会这么继续做下去,因为很多卫视发现这个东西成本很低,比他拍连续剧或者做大型公益类节目成本都都低,而且对编导的要求也不会很高,符合中国低成本运作,高收视率回报的体制。最多是真人秀的形式在变,最近原创的真人秀也在出现,也越来越追求话题性。真人秀已经成为一种形式,而不再是闭合的概念了。”

  和国外真人秀不同,国内的节目都在在规则中摸索底线,现在的不断推陈出新的节目形式也是在对市场和制定规则者的试探。“国外的真人秀基本上没有什么底线,因为国外把电视定位很低,就是娱乐大众的狂欢型媒体。”张骐严表示,还有相当多的国外真人秀的模式还没有被引入,或者说很难被引入。“最近《军事中心》在搞军事化真人秀,在国外也比较火,但是国内还没有成功引入。可能因为部队这块还比较敏感。还有那种给两百万三百万或者一千万那种改变人命运的真人秀,大家使尽浑身解数拼尽全部力量来残酷地竞争,国内还没有人敢这么做。很敏感的那种口述历史的真人秀国外也在做,主要讲家族史。”

  真人秀的魅力主要在于“真”,国外真人秀发展到今天已经开始尝试直播,彻底满足观众对于窥视真实的渴望。“就是干脆打破这种节目形式,比如直播一窝燕子,一个小孩子,没有编导干涉进去,反而回归到纪录片这块了,不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偏纪录片虽说是一种趋势,但是这种东西还是小众的,很多人还是喜欢那种有人家给他写好掰碎的剧本揉进去的节目。”

  剧本,这是真人秀节目比较忌讳的一个词,尽管几乎所有真人秀制作团队都声称他们没有剧本,但是挑剔的观众们仍然会对节目中的一些几近狗血的冲突和巧合提出质疑。李文妤导演也不否认行业中这种现象的存在,她说:“国内有些真人秀节目大家为什么觉得看起来很假,虽然冲突很强,但是事后一想,稍微有些常识的话会觉得似乎这些事是不应该也不可能发生的,突然发生可能也不会是这样的解决方法。好多真人秀为了做突出冲突让观众觉得好看像电视剧一样,会事先写脚本,然后一半让这些演员配合着来演。”

  但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不是安排的巧合,那些呈现出来的冲突和矛盾确确实实让观众感到了兴奋和满足。而这种强烈刺激才是使得真人秀节目长盛不衰的根源。“只要人的这种窥视继续存在,这种市场还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今天“综艺乱象”我们来讨论一下时下大热的综艺节目类型真人秀。目前来看,最受追捧的真人秀节目要数那些唱歌跳舞等才艺选秀类节目以及明星任务挑战式的纪实真人秀节目,带上萌娃效果更佳。中国的银屏上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在这个台可以看两个明星为争抢学员唇枪舌剑,换个台又能看到明星爸爸为了给孩子做顿饭费劲脑汁可以说,编导们已经把能想得出的节目类型都想了个遍,甭管照抄还是买版权,视野都已经放眼全球。但是观众的口味是最难捉摸的,为了留住观众的心,电视台们还要继续攻坚,真人秀节目接下来还能秀什么?到底还能存活多久?本期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国内真人秀节目的前景发展。

  上周五,《爸爸去哪儿》第二季接档之前大热的明星远行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开播,当晚就收视率达2.43,比第一季第一期上涨了100%,观众对于真人秀节目的热情已经高涨到一定程度,各种围绕真人秀节目引发的话题总是能轻松引爆大浪潮。

  不作就不会红,已经成为了真人秀节目的一个重要规律,所以性格平淡和缓的李菲儿会成为《花少》第一季中存在感最弱的姐姐,而撒娇卖萌的三姐许晴、能干坚强的四姐刘涛、倔强自恋的张翰和自我游移的花花成了这档节目观众最为热议的人物,关于他们的非议流言直到节目播出完毕都没有在各大论坛上消减热度,这种全民鸡血是无疑节目方最喜闻乐见的情况。

  “观众爱看真人秀节目的原因就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对他人的一种窥视欲在做怪,都喜欢看和评价他人的日常生活。真人秀最大的魅力也正在于此,把他人的日常生活放在一个公共的传播环境下让大家来审视,这时观众都成为评价者,会在这种窥视与评价中得到一种快感。”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艺术学博士张骐严如是分析。

  透过无所不在的镜头,明星们鲜为人知的一面被记录放大,曾经精心营造的男神女神形象被顷刻加上一个“经”字儿,沦为“男女神经”。扮演过端庄宋庆龄的许晴,家里竟然贴满了“hello kitty”墙纸,四十多岁她生活经验几乎为零,流落街头找不到回家的路还会失声大哭,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真人秀节目的表现,和她唯一合拍的竟然是年纪最小的花花华晨宇。同属水瓶座的两人会一起观察街道的人流、堆积捡拾海边的细沙,完全不在乎拮据的经济状况或是紧张的时间,恣意感受国外的细碎闪光。

  到底真人秀有没有秀的成分呢?当你面对一排镜头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选择无视呢?这个只有明星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从节目制作方和导演团队的角度来讲,真人秀在安排的部分实际上还是非常少的,突发情况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很难控制。东方卫视《花样爷爷》的总导演李文妤接受凤凰娱乐的采访时表示:“真人秀是所有电视节目里最难做的,主要说户外真人秀,这两年在中国刚刚开始,难点在于导演对于节目的把控不是百分之百的,因为要求真实,我们不能跟参与者说你应该说什么话、应该怎么做,你在节目中的个性是什么样子的,不能很明确地去跟他讲这些。如果他要做一顿饭,我们也不能说你必须去哪个菜场买哪些菜,在这个过程我们希望你吵起来或者有什么样的冲突(这些都不行)。而是要求导演掌握人类的心理,就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更多地去了解他们的内心想法,通过这些人不同的个性推断这些人在一起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焦点或者事件就一定会让这些人产生矛盾,但这也是推测而已。”

  这种不可预测的节目样式是吸引观众最大的看点。不仅那些正值青壮年的明星互相之间会产生隔阂、矛盾,连还喝着“neinei”的孩子们的节目也会冲突不断,更不要说那些久经沧桑的爷爷们了。放眼现在各家卫视的真人秀节目,在嘉宾搭配上基本都兼顾到了各个地域、各个年龄、各个职业、不同性别及经历,要知道连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都能打起来,因此把这样一群毫无共性只有鲜明个性的人放到一起,想不起冲突都难。《花样爷爷》第一集里面,曾江就与其他爷爷们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产生矛盾。在旅馆中,曾江发现自己没有带毛巾,牛犇好心要借给他用,却被曾江冷言婉拒。吃饭的时候,曾江又因为雷恪生用个人的筷子夹菜,而将他批评了一顿,“不可以,我希望你吃饭的时候用公筷,我不想大家吃你的口水。”

  因此对于嘉宾的选择,是预判一个真人秀节目是否会成功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才开始起步的内地电视台已经开始借鉴欧美的经验,绞尽脑汁只为搭配出一群不用剧本都能碰撞出火花的人。

  越来越多的电视台选择向国外成功节目购买版权,但并不是每一个都会收获预期的效果。李文妤说:“在购买版权节目时,我们主要的考量因素有数据分析,看排名,看国内引起的关注度、在当地的收视情况,节目本身所含的文化意义和社会意义是不是可以被我们中国本土化。”面对原创力不足的质疑,她无奈表示:“并不是说喜欢买,其实我们东方卫视去年原创的两个节目《狗狗向前冲》、《笑傲江湖》也很火,其实还是鼓励原创,只不过现在市场竞争太激烈,如果都原创,去接受市场考验其实每个卫视都担不起。所以大家都会用比较热门的版权节目来吸引观众,同时也在同步进行原创研发,为自己取得一个在市场上竞争的时间差吧。”

  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是由韩国MBC电视台引进的一档节目,去年播出第一季收效显著,种种迹象表明中国人非常接受并喜爱这种亲子间的温馨热闹真人秀节目。而今年推出的明星远行节目《花儿与少年》则宣称是原创,虽然框架立意还是有借鉴韩国同类节目的痕迹,但是也已经迈出了本土化重要的一步,我们的电视台已经透过一些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节目获得经验,摸清了观众的口味,以后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为中国观众量身打造的真人秀。

  张骐严博士认为,国内卫视在学习照抄国外真人秀电视节目的时候,实际上离人家的精髓还相差很多。“国外的真人秀因为有高收视率的回报的支撑,他的投入是很大的,奖金有可能会让人一夜暴富。比如给他几百万美去接受金生存大挑战。但是国内的整个运营方式还是很难接受拿人的命运去做一档节目。最多就是抄一个皮毛,小打小闹的。国内其实是把这种整块整块的真人秀打散了,是一种散乱的真人秀,将很多真人秀元素融入到节目中,实际上更像是一种娱乐秀,做得没有真人秀那么纯粹。”

  中国的观众更能够被明星参与的真人秀节目吸引,因为普通素人的性格不够外国人那么鲜明,不容易激发矛盾。李文妤说:“明星的真人秀在节目的开始更容易抓住观众眼球,因为国外有很多抓住观众的因素比如高额的奖金,但是在中国因为电视管理规范不可以出现大量的金钱这类的东西,所以只能通过明星来更快地吸引观众。因为真人秀节目在国内还没有养成收视习惯,还是一个新的东西。”

  对电视台的考验还有很多,面对新生事物,他们的每一次拍摄都是挑战的过程。因为现场会出现无数突发事件,真人秀导演团队只能在实战中积累经验,这中间很可能会造成大量人力物力的浪费。“比如我们《花样爷爷》本来预定的一个行程,想带爷爷们去坐热气球,但是那天风很大云很低,于是我们计划比较好的行程就都没有了。虽然我们花了大量的钱,做了很多的前期准备另外一个行程,本来安排出海坐游艇,但是那天早上刘烨拉肚子,整个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所以就去了他丈母娘的家,他老婆孩子都在那里,所以有时候说不准是好还是不好,有时候会很遗憾,计划的内容没有了,但是有时候又会很惊喜。这就是真人秀的魅力。”

  第一次带队户外真人秀拍摄,李文妤获取的心得亦是不少,“因为不可控因素太多,嘉宾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失控,所以对导演团队、制作团队来说最大的考验就是的临时应变能力,主控导演包括领队他必须经验非常丰富。像这样的真人秀各个环节在现场起有二三十个人是统一行动的,大家要配合才能做出来。一个人临时下不了决定的话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当这个人临时下了决定,下面所有人也要临时地配合上。”

  当前的中国真人秀已经类型遍布了,有爸爸带孩子的、姐弟爷孙出门旅行的、进产房记录生产的、假装恋爱择偶的、下乡锻炼体验生活的各式各样,电视台绞尽脑汁只为让观众的遥控器多做停留。张骐严认为,“国内真人秀应该在很长时间内还是会这么继续做下去,因为很多卫视发现这个东西成本很低,比他拍连续剧或者做大型公益类节目成本都都低,而且对编导的要求也不会很高,符合中国低成本运作,高收视率回报的体制。最多是真人秀的形式在变,最近原创的真人秀也在出现,也越来越追求话题性。真人秀已经成为一种形式,而不再是闭合的概念了。”

  和国外真人秀不同,国内的节目都在在规则中摸索底线,现在的不断推陈出新的节目形式也是在对市场和制定规则者的试探。“国外的真人秀基本上没有什么底线,因为国外把电视定位很低,就是娱乐大众的狂欢型媒体。”张骐严表示,还有相当多的国外真人秀的模式还没有被引入,或者说很难被引入。“最近《军事中心》在搞军事化真人秀,在国外也比较火,但是国内还没有成功引入。可能因为部队这块还比较敏感。还有那种给两百万三百万或者一千万那种改变人命运的真人秀,大家使尽浑身解数拼尽全部力量来残酷地竞争,国内还没有人敢这么做。很敏感的那种口述历史的真人秀国外也在做,主要讲家族史。”

  真人秀的魅力主要在于“真”,国外真人秀发展到今天已经开始尝试直播,彻底满足观众对于窥视真实的渴望。“就是干脆打破这种节目形式,比如直播一窝燕子,一个小孩子,没有编导干涉进去,反而回归到纪录片这块了,不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偏纪录片虽说是一种趋势,但是这种东西还是小众的,很多人还是喜欢那种有人家给他写好掰碎的剧本揉进去的节目。”

  剧本,这是真人秀节目比较忌讳的一个词,尽管几乎所有真人秀制作团队都声称他们没有剧本,但是挑剔的观众们仍然会对节目中的一些几近狗血的冲突和巧合提出质疑。李文妤导演也不否认行业中这种现象的存在,她说:“国内有些真人秀节目大家为什么觉得看起来很假,虽然冲突很强,但是事后一想,稍微有些常识的话会觉得似乎这些事是不应该也不可能发生的,突然发生可能也不会是这样的解决方法。好多真人秀为了做突出冲突让观众觉得好看像电视剧一样,会事先写脚本,然后一半让这些演员配合着来演。”

  但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不是安排的巧合,那些呈现出来的冲突和矛盾确确实实让观众感到了兴奋和满足。而这种强烈刺激才是使得真人秀节目长盛不衰的根源。“只要人的这种窥视继续存在,这种市场还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今天“综艺乱象”我们来讨论一下时下大热的真人秀。可以说,编导们已经把能想得出的节目类型都想了个遍,甭管照抄还是买版权,视野都已经放眼全球。但是为了留住观众的心,电视真人秀节目接下来还能秀什么?

 


讨论区
姓名:    表情: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您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站发表的作品,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